一个人2

三年算很久吗?应该算了,就算没有闰年也有1095天了。那个男孩呢,改变了很多,变的深沉,难过,思考很多的问题,该他想的,或者不该的。看清楚了一些,周围的人事,一切都不过如此,还斤斤计较什么,能得到些什么又能失去什么?锐气也一天天的消逝着,以前总以为自己是最强的最好的,那些在现在的他看来只能是美好的梦想,生活中有太多的无奈。
高考完了,人生最大的转折点,这次他没有包夜,高中三年,他甚至没有几个可以称兄道弟的朋友,有也是不可能出来包夜的人,他们太乖了。他也没有包夜的激情,人情冷暖,嬉笑怒骂,什么事情都经历过,变的麻木了。三年来他很少聊天,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心中,或者还有那次打击的阴影吧,再好也不过如此~~~~~
高考考完了他又上了QQ,再现实世界中总会有人去楼空的情形,但QQ上却不同,即使人去了也会留下印记,一个头标一个昵称,灰白的在我看来和死尸是一个性质。我努力的搜索记忆中的残羹冷炙,可惜我比较爱干净,什么也没有留下。一些凄凉,现时世界中的我是孤独的,在网上也只有一些灰白的尸体陪伴着我。
一会一些头标变成了彩色的,对我来说就和诈尸一个性质,竟然还有上线的。一些人重复着网上千古不变的几句,你好吗?过的怎么样?男的女的?上什么学?问的我有一种发呕的感觉,后来就保持沉默,直到有值得我回话的人出现。“生活是无聊人的无聊游戏,自己给自己设下陷阱圈套,然后乐呵呵的跳下去………………”这些话要不是别人发过来我一定会以为是我自己写的,一人一句就这样聊着,熟悉或者陌生的句子。几句下来我就觉得似曾相识,不过应该不会的,三年后能再在网上见到一个人的机会大概和彗星撞地球的几率差不多,每天3-5百万在在线的人,想要见到同一个人的几率可想而知。
雨翔:“三年前有没有聊过一个通宵?和一个说话和我有点像的人。”

美酒砒霜:“有的,那时侯中考刚考完就和几个朋友一起去上网,然后聊了一夜的天,那个人是有点像你,但
是他更尖酸刻薄,或者说锋利。”

雨翔:“有没有再联系呢?见面或者电话?”

美酒砒霜:“本来要见面的,但是他没有来,本来说的好好的,可是没有来~~~~”

雨翔:“市中心电信大厅,10点,是吗?”

美酒砒霜:“啊?你怎么知道?”

雨翔:“你说的那个他应该就是我,不过我但是是去了,9点多就开始等,一直等到12点,见你没有来就走了。”

美酒砒霜:“不可能呀,我也是9点多就到了,等到11.30实在没有人才走的。”

雨翔:“我在金花旁边电信大厅的门口,你在那站着呢?”

美酒砒霜:“不是吧?我记得在金花对面的才是电信大厅呢。”

雨翔:“呵呵,中国邮政和电信分家了,金花这边的是电信,对面的是邮政大厅。”

美酒砒霜:“晕呀,当时我见你没来就差骂街了。”

雨翔:“怎么你也一女的,不能大街上开骂吧?”

美酒砒霜:“我想也是,就一个人回家了。”

………………………………

美酒砒霜:“还见面吗?”

雨翔:“好呀,这次找个唯一性的建筑物,省图书馆,南二环的,全省应该就此一座吧~~~~”

至于后面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在写吧^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