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01月

半夜写的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我总是在告诉自己应该写下些什么
生活在过着
如果不记录下些什么过一段时间
就会什么都不记得
生活中的快乐会失去
但是更多的是痛苦的记忆
我在怕
怕失去痛苦
连痛苦都失去了那剩下的
就是为数不多的快乐了
乏善可陈的快乐
让我无法高兴的快乐
还怕很多很多
总是生活在惶恐之中
时间有来到了年前
我又要大一岁
一岁在提醒我什么
我应该比以往更快乐还是痛苦
我知道也不知道
我应该远离快乐我没有任何权利去享受他们
我不配
我还不配许多事情
不配去爱
去恨
去追求
去努力
甚至连死我都不配
我做过什么足以让我去死?
没有
有这样一句话
如果你要当一名潜水员
并且足够幸运的话
会在一次救援潜水中死去
那是你成为英雄最好的方法
也是免除你一生痛苦的好方法
连死也是一种奢侈的时候
生才是地狱般的历练
我活着可能还有一件事情是我可以做的
思考
是吗?
是的我憎恨停息
过年会给我许多思考的时间
我憎恶思考
思考会让我看到自己
一个清晰的自己
一块块腐肉
从我身体的任意一块地方掉落
还有血
是暗红色的
没有喷薄的汹涌
滴答滴答的流着
似乎连死的力气都没有
是什么在惩罚着我
你想死
美的你
要让你悲惨的活着
看到别人快乐的活着
整个类似于僵尸的我还有一个地方是可以看的
眼睛
本应该是清晰明澈
充满力量希望与坚持的眼睛
我用了本应该
说明它已经不是了
它突出着
颧骨上已经没有什么肉了
能看见血色浸染下白骨
还有眼睛
最起码还在眼睛本应该在的地方
眼白的地方有血丝还有干涸的血液
眼黑的地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除了空洞
像黑洞一样
任何注视的目光都会消逝在无尽的黑暗中
看着自己的时候我会着迷
着迷于黑洞般的眼睛
里面丰富而贫瘠
丰富于其无穷无尽
贫瘠于其一无所有
这一切的一切可能因为
多了些什么
或者
是少了些什么
多的是负罪内疚
每想一次自己的罪责
就会被荆棘的藤条鞭笞一下
而施行者便是自己
如果说别人的指责是可以逃避
那自己呢
自己时刻站在自己的前方或者后面
躲无可躲
别人可能会对自己有所怜惜
但自己不会
会狠命的抽打直到认为可以赎清自己的罪恶为止
自己又如何会原谅自己
有些事情可以挽回
可以改正
正如有些事情永远的失去一般
怎样又可以赎的清这一切
惟有鞭笞
往死里打
打到自己也没有劲的时候
便可有短暂的停歇
反省自己有多少的罪过
然后继续打
没有人型
没有血肉
或者到某一天连思想的骨也不复存在
便是一个终止
没有任何事情是存在的也不会有对有错
可能还有少了些什么
少的是爱
爱是人的灵魂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是爱
没有什么奇怪的
但是他不可能不存在于某种爱或者在
不知不觉得情况下爱着什么
如果知道呢?
有时候知道是快乐的
有时候是痛苦的
我恰巧是后者
在爱的时候我享受着快乐
忽视了爱的背后
是责任与坚持
到了最后发觉自己是什么
根本什么都不是
没有责任
不是不想承担而是无法承担
我能承诺什么?
承诺自己?

我什么都承诺不了
那就只有一个结果
品尝苦果
自己的苦果
失去
放弃
抛弃
一份曾经是我的爱
伤害到了别人
也有我 自己
我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
我 不需要辩解
有的只有自责
希望能赎回些什么
但我什么都做不到
伤痕累累也没有任何作用
有的只是内心些须的平衡
虚假的平衡
时刻的鞭打会觉得麻木
短暂的休息回使鞭笞更加有力
我在惩戒自己
惟有惩戒自己才能算一些弥补
或者不能算弥补只是一种无力的嘲笑
嘲笑自己的荒谬
嘲笑自己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