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5年03月

记与不记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每次似乎都是以她的一句话做开场白,可能是因为我还想着她吧,但又也许不是,纪念是因为值得想才记
吧。

“爱情这东西,来得太容易便不知道珍惜。”

要把这句话翻译成周氏无厘头的话便是那句经典的“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
而上面那句话却是你说的,
我说过你要不是太傻,便是太聪明。
常说赌场出疯子,情场出傻子。
而你说出的那句却是那么的准确。

用理性分析本不是女生的特长,
相对于男生,
女生应该是感情用事,
但你不同,
有点集两家之大成,
感情用事起很任性倔强,
理性分析起事物又是那么的冷酷无情。
甚至爱情也可以放在手术台上解剖一般。

“余教会了我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你教会了我什么是感性,什么是理性。”

我难道只让你知道了这些吗?
我自己曾经犯过这样的错误,
用科学的眼光分析爱情,
似乎连爱那种感觉也要用电磁检测仪器测量一番。
爱的太理性了……
爱本身就很抽象。
理性知道又有什么好,
难道事事都去推敲一番。
人是感情动物,又不是判断电路,
人呀人,
不用好好的感情还和机器人有什么区别。

说起纪念,
想起的便是太多太多,
也许这一切都是回忆,
回忆或好或不好的东西。

记忆本来是很忠诚的仆人,
他会在很多时候不由自主的忘记一些东西,
有些东西忘过就不会重现,
只有用悔恨来填补多余的空间。

与其说忘记,
不如将它早早埋葬,
也不至于让它死无其所。

有太多的事情是记的起的,
又有太多的事情是将要忘记或已经忘记的。
不知道这篇东西会延续多久,
又会在多久后结束。

似乎听到了下课的铃声,
也许该去做些与学习有关的事情了。

心与心的距离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身体近了,心便离的远了。”
这是如何一句富有哲理的话呀,
要不是真的亲耳听见,
我是不会相信是你说的,
但你又如何会有如此的感动呢?

时而会看到你的忧郁、踟躇。
我迷惑,
问,
但你却是坚持不说,
人总是要有自己的秘密的,
我爱你更加尊重你,
在我心里没有对你隐瞒过任何,
我的整个人在你面前是透明的,
因为我要把你的心放在那里。
而你的心由一层红色的玻璃包裹着,
虽看不透彻,
但更加动人美丽。
那不清晰的颜色也成了神秘。
如此的精巧,
让我不忍心巧碎外壳看个究竟。
我慢慢的接近你,
我在想,
爱你爱的太剧烈会让你受惊。
觉得自己如困兽,
在咆哮却要安静。
那第一次的深吻,
让我感觉到了很多,
感觉到了我占有了你,
身体内所有的兽性爆发的一览无余,
也曾彷徨是否行为有所过激,
压抑的太久,
爆发便现的过于猛烈了吧。

我愿意
你幸福
你快乐
你高兴。
激情过后我觉得离你更近,
不只有身体,
更有心,
但我错了,
错的肝脑涂地。
因为你的心早已不在这里。

还记得你最初说的那个晚上,
眼睛里充满了恍惚,迷离,
“身体近了,心便离的远了。”
我一愣,瞬间想到了很多,
我不敢向坏的方面去想,
只是开玩笑的说,
“心是和身体一起的,怎么会分离呢?
身体离开了心便是死尸,心离开了身体便是幽魂。”
你勉强的笑着,
我知道是碍于面子。
所说的只是岔开话题罢了,
我不敢多想,
虽然已经想到了少许,
我感到了你的远离,
就像风筝线已经放完,
虽然还在视野之内,但不久将彻底远去。

“我想你,太想你了,怕你把我的心也带去。”
“我把你的心带走,放在我心的旁边。”

那时的你是如此的甜蜜,
我为你敞开心门,
容纳另一颗心,
将她据为己有,
因为那颗是你的心。
我是多么的想你,
害怕自己的心离我远去,
你便是飞行的终点,目的地,
两颗相互靠近的心什么都将不再是距离。

直到你说那句“身体近了,心便离的远了。”的时候,
我感觉到了你心离开的距离,
我紧紧的搂住了你,
怕失去你,
也怕你的心从我的生命中逝去。

活过来再死一次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或许早就该记些什么了
十天
或长或短的十天
想想上帝创造世界也只用了7天
十天也便上长了。

这十天可以说让我经历了又大喜转向大悲的经历。
显然其中有九天半的时间我都是在大喜中度过的,
也就是半天
再或者就是一刻的大悲
对我尚算仁慈。

在床上会思绪乱飞
坐到板凳上却什么想法也没有,
想说也说不出来。

该对她说的再也说不出来,
她没有机会,没有机会在听,
我更没有机会,没有机会再说。
在这件事上,
早已不是对错能形容了,
更不能按对错来划分胜负,
要以伤心来评价的话我应该能领先。
她走向了她的幸福,
无论是否坎坷,不论是否艰辛,
最起码有一个奔的方向,但我没有。

记起以前写过一篇东西,
我有一颗已死的心,很冷很静。
现在看来自己真的很是明智。
已死的心当然很好,
当我鼓起勇气让心再活一次,
遇见的是满眼山花浪漫,生机与活力,
当我自己奔腾于期间的时候是多么的快乐,
直到一个声音告诉我“你不属于这里。”
难道我真是一个被诅咒的灵魂,
快乐的瞬间也只是折磨我的一种手段。
就像以前一则笑话,
对死人什么最残忍,就是让他活过再死一次。
我是基本体验到那种感觉了。

该给自己的“爱”写一段墓志铭了,
不然怕自己也会忘却,
忘记曾经有一段爱的。
时光能冲淡一切的,
爱的坟冢早晚会磨平,
有块石碑可能让我的坟能更持久一些。

也许这一切该从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说起,
我们坐在大教室的倒数第二排,
现已想不起因为什么事我们都近乎与迟到。
显然也不想去学什么。
更不知道老师在前面云里雾里说些什么。
和她漫无目的的聊着什么,
有人说爱情的副产物就是废话,这话一点也不假,
聊着不知道在聊什么,但是很开心,
和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很开心的,
绝大多数时间都是,
尤其是下半学期。
因为我已不再有什么顾虑,但她似乎还有。
说了不知道多久,
也许到了酒过三旬的时候吧。
她说
“你做我男朋友吧?”
声音很小很甜,
虽然有些心不在焉,
但是一听到这句利马飞了回来。
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清晰。
却又似红碳,燃烧着我的心我的全身。
我故意装傻充愣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这么重要的话怎么会没听见呢?
只不过想再听一次罢了。
“你做我男朋友吧!”
声音似乎小了一个量级,
但依然清晰亮丽,
我又一次如临天籁,
人经常想上天,
我却在一天之内上了两次了,
但我依然有再听一次的想法。
“你说什么?我真的没有听见,你声音太小了~。”
我略带埋怨的说着,
其实我心里那有片刻的不满呀?
高兴都来不及。
“你坏,不理你了。”
她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
知道我故意逗她。
既然已经说了两遍,
应该也会说第三遍吧“那算了。”
一句似有似无的话从我嘴里遛了出来。
心理真不知道有多么的紧张,
真怕语气有丝毫的把握不好,一句玩笑话被当真。
真怕声音太小了她听不见,
声音太大了挫了她的那份心,
也是我的心。
但我知道她一定会说的,
因为还没有的到我最后的答案呢。
我继续趴着学习,
心早已高兴的不知道跑那了,
她也趴下了,
像是有点生气的样子。
过了一会还是说了那句话,
早在我意料之中。
我又一次进入了幸福的天堂。
我说“这个问题我得想想。”
一痛粉拳就砸了过来,
真是一点痛触都没有,
有的只有幸福。
我抓住了她的手,
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
“好,我做你的男朋友。”
这句在我心理早已说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话终于说出来了。
自己喜欢过,
喜欢着,
还将继续喜欢下去的人对你说这些,你能不高兴吗?
对我而言,
无异于中了几万元的彩票。
快乐的我呀,殊不知这将是噩梦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