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一本书

今天看了一本书
本以为是些轻松快乐的事情的
结果看了以后发现心情越发的沉重

在一开始走错了一小步
接着
生命让她走错了生活中的每一步
慢慢的甚至连她自己也默认了
允许了
妥协了
似乎到最后还得到了“快乐”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真的感觉到心口有一大团棉花包
压抑
她很坚强
很聪明
甚至可以是或果敢
那又是那一步导致了自己生活的毁灭呢
看不出来
觉察不到
就像一个鱼忽然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鱼网
却怎么也想不起是什么时候
什么原因使自己跌落其中
她选择了妥协
退让
她得到了“快乐”
所谓的快乐
我从她的笑里看到了
痛苦
凄楚
不是无奈
无奈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是逼迫
难道我的生活也会像书里一样吗?
不知怎么的就已经彻底的毁灭掉
也许现在还有光明
但是路途的尽头便是黑暗
看不到结果那叫做失足
那看到还继续走下去是什么呢?
迟钝?
愚昧?
不,是无奈
除了这条路别无选择
小人物难道就只有被操控的下场吗?

分类
未分类

生命之书的执笔人

我越来越欣赏那些爬格子的人了
他们用文字表露心声
用文字来呐喊咆哮
用文字来切切私语
用文字来鞭笞
用文字来嘲讽
一腔的的愤恨
尽可以宣泄在那白纸黑字之上
转瞬件便可感天泣地
在文字之中他们便是主宰
可以控制一切
一个人的生命
荣誉
快乐
幸福
这一切的一切都主宰在作者的手里
有些讽刺的意味
在一时之间不再有上帝
或者说自己便是上帝
翻手便是云雨
甚至更简单只要简单的几笔几画
一切便可以会飞湮灭了
我为他们而感慨
甚至有一些深深地触动
在世间的长久的软弱无力
让我麻木让我茫然
何时何地我也能成为主宰
文字里我可以
我可以写出喜怒哀乐
可以写出悲欢离合
我可以让他幸福的上天堂
也可以让他痛苦的下地狱
我可以享受一种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快乐
太长的世间都是按照别人的意愿在走我的路
我的人生又是在那里
迷茫痛苦苦闷憋曲
当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无法忍受的
我选择的是什么
逃避
可怜
可笑
什么是可以逃避的?
鸵鸟把头埋在沙堆之中躲避豺狼的袭击
它逃避得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留下?
是肥硕的屁股留给敌人
羚牛在受到猎豹的追逐的时候选择的是什么
拼命奔跑
结果呢?
还是有一定数量的羚牛要葬身豹口
他们可怜吧
可笑吧
为什么自己的生命总不能被自己所主宰
总有比自己更强大的物种的存在
他们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无谓
无意义的但是他们似乎又什么都没有可做的
鸵鸟说是鸟但并不会飞
即使逃跑也不一定跑的掉
羚牛会跑但是他们的敌人猎豹
却能在4秒内从0加到96公里每小时
这是当今最厉害的汽车也难以企及的速度
他们能做的只是拼命一搏
即使面队的是死亡
像我等弱小的生命在世间是何其的痛苦
遭受折磨
我听过这样的故事
母狮子在找到幼小的羚羊的时候并不会把它吃掉
而是刁回洞穴
然后教导小狮子捕食的本领
有趣还是残酷
弱小者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没有
连死都是要被折磨

海水
矿物质
营养物质
藻类
水生植物
食草类的鱼
肉食的鱼
鲨鱼
鲸鱼

每一级似乎自己都在被上一级所主宰
到了人呢?


家长 老师 长辈
家长的家长 老师的上司 长辈的长辈

慢慢的慢慢的人们被一层一层的制约着
然后便是人与人的关系
人与人的社会
再到后来自己慢慢彻底的融入进去
也成了别人的网
也把自己套进了更大的网

一句话没有自由
并且市被别人掌控

怕了
真的怕了
当知道自己走投无路的时候人们会悲哀
会恐惧
因为对未知的恐惧
就像忽然走到一个死胡同中
或者掉到一个袅无人烟的地方的时候会是如何的恐惧

我躺在深深的冰层下面似乎看到了光亮
有着晶莹剔透的憧憬
一切的一切压在我的身上
却连呼吸都困难更说不上能有所移动
没有方向没有出路
难道有的只是等待?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成为自己生命之书的执笔人
为自己谱写华丽旋美的乐章

分类
未分类

不得不说的

回到家要算的话也有一个月零一天了
我做了什么?
吃、喝、睡觉、看书、看电视
似乎连一点正经的事都没有做过
简直就是废物
一天到晚把自己埋没在虚幻的文字世界之中
麻痹自己迷惑自己
一些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是出现在某些人的书中
以前说过如何证明自己的存在
难道只是别人记忆中的些须残存的影象吗?
我越来越觉得活的失去自我了
我在躲避
躲避着很多东西甚至躲避自己
以前有过
却没有现在的这么炙烈
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形容自己的状态
颓废?
不,我不颓废
因为我还活在我可以存在的轨道上
更说不上堕落
我没有让自己滑向某处深渊
但是我知道我不在自己的轨道上
我的轨道本应该是冲向蓝天
那里才是我的向往我的天堂
我可以展示双臂美丽的霞光
不为炫耀只为能奔向自己的方向
现在的我
在沼泽地里踟躇忧郁蹒跚
就是这样
感觉有些韬光养晦
可是没有锋芒又有什么好韬光养晦的?
我呢?
我的锐气呢?
勇气呢?
毅力呢?
不屈不挠的精神呢?
消逝了
随着时光的流失消逝掉了
为什么?
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流水
剑会越磨越亮
越磨越锋利
现在看来却大不相同
剑先会变的暗淡
然后有班驳的锈记
然后通体暗红
再然后支离破碎
再到后来连剑柄的影子也难以寻记
这就是我慢慢陨落掉的彗星
真是高台自己了
彗星可以有美丽的彗尾
可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迸发出一生的光热
灿烂的走完自己最后的时刻
那是一种美丽生活的美丽
无故的灿烂的美丽
无可比拟的美丽
我能向往吗?
不能
没有那个资格
就像有一种奇异的花草
只有圣贤的人才能看到她的美丽一样
我不配,没有那个资格
我好象又是在贬低自己
是也不是
是是因为确实是在说自己
自己也许没有那么糟糕
不是是以为自己要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愚笨和丑陋
那便连骂自己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说自己丑陋似乎有些对不起自己的父母
他们给我一幅其实还看的过去的长相
要说丑陋实在冤枉
我说的丑陋是心灵的丑陋
我能看见心灵在一点一点的被蚕食掉
甚至能听见时间那咬啮的声响
却无能为力
也不想阻止
来吧
吞噬掉我的灵魂
只留下这具腐臭的躯壳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我的信仰
我所坚持的东西轰然倒塌
整个身躯便狄的倒塌了
想要扶也扶不起来
如同抽去骨头的烂肉
不怕失败
怕的是失去方向
我现在便是
有什么可以刺激我的神经
什么足以刺激我的神经?
我还为什么而心动
我还会为什么而伤神
没有
我越来越能体会到无望的恐惧
在这种恐惧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的可以忽略的
击倒了还让人难以觉察
而且失败还是一次又一次的
没有反击的机会
无望的恐惧令人心惊胆战
令人毛骨悚然
又令人躲无可躲
时刻包围着你
思想一时或一刻的松懈都将导致最终的失败
一时的失败不可怕
输给无望便是永久的失败
是谁也无法不为之动容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