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6年02月

乱想-可怜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今天晚上看了N多的东西,或者用早上来说更为妥帖。想到了很多,想到了以前想到的,也想到许多以前没有想到的,还有一个十分突现的感觉,我好可怜,像一个懦弱得人,什么都能把我轻易的击倒。我不是这样的人么。怎么现在看来有很感觉是了呢?

应该按时间顺序来写吧,先写写白天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前网了在那本书上看到了一个人说,要是你女朋友问你她和你母亲掉河里的话就应该二话不说把她踢了,一个人连忠都做不到还说什么别的呀。今天我遇到的这个问题很类似,让我却觉得左右为难,她说让我明天中午一起吃饭,然后下午坐火车回宝鸡,没错吧,正常呀,但是那是下午两点的火车,我怎么能从家里提前三个多小时而不和老妈老爸说呢,说的话又应该怎么开口,我感觉就是要咬自己的舌头。好说歹说还是不依,我也想有没有折中的方法呢,我给我妈说中午饭吃早点吧,提前到九十点,这个方法还可以吧,我妈呢,说好不容易在家这么几天还不好好在家吃饭不成,看来是别想有别的门路了,她听了很生气。这个问题远没有掉河里那个问题尖锐,但是也一样难办,确实,软刀子扎人很难受的。我最终选择了家里这边,乖乖的和爸妈好好吃饭,让我为了老婆放弃老妈,我做不到,现在做不到以后也做不到,但是要是她两者有更明显的冲突呢?我还真没有仔细想过,上次还和我妈争论我会不会想问题太简单,不够周全,现在看来我妈是对的,遇到这种问题我一点辙没有了,我可怜吧。

这些可怜是在白天的,是肤浅的,是展示在日头底下的,不管这个日头是不是被乌云遮挡,还是可以说是显而易见的问题,但是在晚上我却想到一些更深的东西,想起QQ想起MSN想起HOTMAILL想起SMTH这一切看来是多么的不连贯呀,但是还是让我想起来了,接着就是深切的,灼热的自卑,我怎么了,十五年前我以为我自己是遗世独立的,不可一试的,站在三楼我家的窗口就可以号令天下,谁敢不从,十年前,在一群孩子中我还是那么的大大咧咧,弄骨折了别人的胳膊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五年前,我才发现,我不过一只井底之蛙,周围有太大的天空是我所未涉及的,五分钟前,看到SMTH的十周年纪念T恤是那么的震颤,看者SMTH上的各种标题,我想惊叫,他们也是同龄人,甚至不乏比我小的人,他们用时间创造了别人的认识,承认,赏识,而我,用时间创造了痛苦,悔恨,郁郁,那些珍贵的时间在两种人身上所展示出来的竟是如此的众多不同。总结出一句话,白活了,看看吧,同样是二十年,差别却是迥异的,一方通往天堂,一个滑下地狱。我害怕了,深切的害怕了,真是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学会了害怕,从内心的害怕,从不可一世到唯唯诺诺,从桀骜不逊到圆滑无比,我害怕自己的变化,变化到自己都厌恶自己,以前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就可以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刺,哪怕周围充满荆棘,哪怕前方有可怕的陷阱,我锐利,伤着自己,伤着别人,感受着痛苦,觉察出生命的流动,生活的脉搏也和我的血管里流出的血一起喷薄。当变的胆小懦弱之后,什么都变的更加小心,怕伤害,伤害到自己的心,心这种东西,打击越多其实才更家坚韧。现在在保护之下,没有太多的伤害,甚至一点伤害都没有,也就没有前进的激情。我也真的惧怕到了老去,我不怕生命的逝去,我不留恋太多生命的快乐,但是舍弃不下我的父母,他们对我用心良苦却基本培养出来一个废物,我是废物,但是依然不想让他们伤心。我对他们也有太多需要报答的东西了,还有别人,一些人我也是觉得应该去报答的。有点跑题了,我这个废物看到了别人经过浴火后显漏的灿灿金光更觉得自己的卑微,可怜,我如何前行。

我有想了许多,终究不能跳出这个怪圈,我是废物,没有前途,没有现在,所以没有未来,所以我就是个废物,这个论证是多么的正确呀。可怜的我。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不能出上一本书,就叫做我是废物,或者叫废物语录也成。

人类还在进步也许就是因为不论谁都有期望,想要看到点什么,是呀,我想点什么呢?

短的,长的,太多了,想的多了又都是空想,又犯傻了。就应该只盯着自己前方一百米的目标前进,人要是没有目标还活着干吗。以后经常的来写东西,不好意思打扰别人当镜子就拿自己照自己吧。

人的武器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今天拿起来一位故人的照片,端详了许久,这是谁呀?仔细看了半天才想起来,是同路人呀,也许多少年以后,自由我知道是同路了吧,甚至连她自己都忘了有过那么一段经历,我也在渐渐的忘却,想想也确实有年头了,我都忘了确实有几年了,那时觉得是那么的那么,结果也就那么了,甚至是不是那么那么自己都不那么清楚,在外人看来这句话好似一个迷,是呀,对我来说都是一个迷,我不知道自己第二次看到还能有什么感觉,真的现在把照片放下我都会忘记那张照片,忘记那个脸,忘记过去的一切,那天我们“四人帮”聚会的时候在说高中同学有几个没有来,都有什么样的原因,一时谁说了个名字,我们其余的人都觉得是那么的陌生,想想,三年的同室操戈,竟然在一年半后对他人没有一点印象,人是多么可怕的动物呀,尤其可怕的是具有这样的一件武器,忘记,这简直比我所知道的什么氢弹原子弹厉害多了,那些武器,终其一生不过是想留下些什么,但是千年万年,终究是忘记,由此看来,忘记是个比较可怕的东西吧。说起忘记也许还要说一件事,自己的记忆越来越差,真要靠点什么才能让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的在世界上走过一遭的,差点又把自己要说的事情忘记了。我女朋友前几天发短信过来,看我都忘了是前几天的事情了,她说一个月都没有见了,都快把我忘了,也不想我了,听了有那么一点点辛酸,好赖在一起两三个月了,这分开了还不到一个月都能把我忘了,那我也太没有分量了吧,现在想来,自己同窗三年的同学,分开一年半也忘了,她说的话也就不觉得惊奇了,或许我也是,真的让我们俩分开上一两个月,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还有感觉吗?可能不可能真的说没有就没有了,就像划过水面的船桨,经过的时候波涛汹涌,桨过之后又重回宁静,遥想下来,百年之后谁不是白骨一堆,不对,现在已经不许埋人了,看这记性差的,也就是一些骨灰,(烧完之后骨灰太多,只装一部分保存)再过一百年,如果生前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又有多少人能把你记住,算上儿孙吧,再过上个一百年,知道你是王老五的还有几个,要是你说你家分你财产的人多,记住你的人多,再过个一千年,没了吧,全都死绝了吧,没有什么再能记住你了,你毁灭了,消失了,彻底的消失了,不象蒸发只是从一种形态变成另一种形态,可怜吧,就算公元记念法不过2006年在早也不过一两千年,多算上了一万年,在加上零头一万五千前的人类历史吧,地球成立都有46亿年了,人类是何其的渺小与微不足道呀,如果把历史比做飞机场,人类所折腾的时间还不到一个芝麻那么大点地,嚣张个什么劲呀,咱们以后呢,还有50亿年,什么都会被忘记,走过这么一遭的也就自己心里是最明白的,自己如何坑蒙拐骗,如何的济事就人,他人又有个什么了解?好好活着吧,能活下来就说明你已经是几亿个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了,你还有机会再去战胜其他几亿个,这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吗?拼搏,斗争,才好玩么,要是一切如你意,活的也就腻歪了,虽然什么都会被忘记,但是自己应该做出一些最起码让自己能记住很长时间的事情,要对的起自己,废话一堆,我又忘了当初要写这个东西的意义是什么,菜,我真菜,小学时候总结中心思想落下的毛病,非要找个什么意义干吗,心理有想说的,说就是了,自己说的心理痛快,不伤及别人的利益就是了,问心无愧的快了。

我能问心无愧吗?

不能,我确实不能。有些错误只能犯一次,而且犯了就没有改正的机会,能弥补吗?也不能,只有忘记,虽然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还是那样,没办法。

还想写点什么,对了,现在已经是元宵节了,应该是团圆的日子,我想想我应该去和谁团圆去,除了爸爸妈妈,应该还有谁,心理默念他们或她们的名字,希望他们或她们一切平安。

x c l t n y n r h y l b l x t l s m f f l m 估计也就这么多人了吧。

浪费时间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又是一个征讨自己的文章,我似乎很喜欢说自己,或者说骂自己,这也是没有办法,一来自己基本上是和自己接触最多,连体婴除外,二来,我要是说别人别人可不一定都答应,我要说人家好,人家说我光会奉承,我要说人家不好,人家说不定告我诽谤,自己发发牢骚就好了,何必若出这么多事呢?

这次我准备责罚我自己,关于浪费时间这个问题,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是在网上的,虽然上网费基本是不要,但是电话费也要一两快一个小时,我在这打字不是浪费时间么?这是大家有所不知呀,其实我是在充分利用时间,我家才重装完电脑,不知怎么就染上了病毒,说走运我还真走运,怎么也早早脱离菜鸟级别了,怎么还是中毒了。哎,有时候想要干干净净还真是难呀。染毒了怎么办,拖着?我无所谓呀,也不怎么玩游戏,又没有什么窃取的资料,有毒就有毒吧,慢也就受着,可是呀,我妈我爸可不干了,他们玩ZUMA要是机子慢了会卡,就开始和我叫唤了,这可给我难住了,杀毒软件我有,而且还是正版的,但头疼的是这个升级呀,装完以后,启动自动升级,哎,命不错,还走呢,再一会一看,还真生上去了,从93年的生到94年了,气的我干着急没法,想想怎么也有一个多小时了吧,再生吧,总有升完的时候,在可就升不上去了,一弄就卡到那,没辙,上网一看,好么,要下补丁包,两个加起来有12M还多,在网吧,1.2G我都没有什么感觉,可就这12M又折腾我一个多小时快两个小时。哎总算弄完了吧,最后再升升?好么,一看下一跳,又是个2XM,这不是要我的命么,而且一会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仙着呢,所以我就这么慢慢的等吧,顺便说说自己,也就是个反省吧。刚才看了,一个小时了,还是49%呢,真是的,前前后后,都多少个一小时了,在这么多个一小时我都能弄多少事情了,可是,现在还是等,而且还可能就是白等,让我忽然想到一个故事,一个人想把一张照片钉到墙上,但是没有榔头,他就去链铁,没有模具,他又去涛沙,洗土,又没有金属,又去冶炼,做好了榔头又没有榔头把,又准备去锯木头……当他干完了N件事以后,几年过去了,画还是放在地上,我当时就在想,这人真是笨的够可以了,随便找个什么家伙把钉子砸上去就是了,何必那么麻烦呢,现在想想,我不比哪个人聪明多少,简单的方法直接去网吧下个最新的杀毒软件破解版,还用的上这么大费周章么?我怎么现在感觉我自己真的好傻。

其实很多时候,人都是很傻的,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就在一直做,还想起来血色浪漫中,钟越民问那个放羊的小孩,你为什么放养,小孩说放羊赚钱娶媳妇,又问娶媳妇干吗,说生孩子,那生完孩子呢,再让孩子放羊,再娶媳妇生孩子。孩子的思想是简单的,幼稚的,他不懂得生活,更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将被一个小小的急性阑尾炎夺取了生命,而还活着的人呢?他们索性活了下来,但是他们如果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那多活几年还不照样白过,一样浪费时间。里面可以说唯一的读书人郑同,他渴望上学,他希望出去闯荡,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就是个死。没有任何出息,没有任何奋斗的价值,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会使他崩溃的,确实一段时间里也真的崩溃了,一个不安于现实的人是一个可贵的人,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就是死,没有一点余地,他渴望活着,活的精彩,不愿意在这里平白无物的浪费生命。当他在嗫嗫的说什么的时候,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害怕,恐惧,甚至是死亡的气息,真的,是呀,无谓的浪费生命岂不比死亡更加让人害怕,在那种情况下,他没有妥协,他被称为酸文人,但是骨子里却是无比的刚强,人家一个个,走关系的走关系,外调的外调,就他,什么都没有,但是他有时间,他有信念,而且坚持做着些什么,这才是难得,熟读二十四史,当然还有其他很多的历史著作,这是何其的坚韧呀,佩服。在血色浪漫中,多少人都在拼搏,再或者没有那么明确的目标,他们在寻找,寻找活着的意义。一下说了那么多却发现自己依然在浪费时间,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我自己还真是可怜,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笨,能真正的知道如何不浪费时间,

时间呀时间,在珍惜你的人眼里你比钻石还要珍贵许多,在不珍惜你的人眼里你比沙土还低贱

生活中的杂记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有好长时间没有写东西了,要说长其实也不长,十几分钟前才写了不少,但是死机,有点想哭,写了那么多东西一下就不见了,确实可惜呀。也可以理解为长,从八月份开始就没有写了。

为什么没有写呢?分析一下,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不想写,有太多的事情是想记下来的,但是也有太多的事情是不想记下来的的,结果就会有没有想写的都不写了。二没有时间,虽然时间比以前多了很多但是习惯了自由的我却没有时间去学习了。忙惯了无关紧要的事情,该忙正经的事情的时候却没有心情了,懒散惯了还真应该改改。

无聊的废话写了一堆写写正经的事情吧,首先记录一些流水账,现在发现记忆越来越差了,转眼的事情就可能忘的一干二净,这是老了还是成熟了?老了会见忘,成熟的话会学会忘记。计算机等级考试,从计算机协会退出,计算机科学系科技部部长,到网维拉赞助,设计计算机科学系迎新生文艺晚会的入场券以及背景,一个月电话费160(这种无聊的事情也记,真就是流水账么),辩论赛最佳辩手(和哲学系),网络工程师考试早上没有去,帮同学配电脑,买了一套西服,补考了高数毛概,一个稳过一个很难过,再还有就是又找了一个女朋友,为什么要用又呢?我也不知道,这就是现实情况。

一学期过去了就留下那么一点点只鳞片爪,看看全是垃圾,没有一点有用的东西,我用什么来劝戒自己,砥砺自己,根本没有。我在走一条路,一条通向死亡的路,人从生下来就是一直在走这条路,有的人路上邂逅了阳光,而我遭遇的似乎只有灰色,远没有黑色可怕,却更加的抑郁,让人觉得难以喘息。

忘了谁问我在宝鸡适应不,我说适应,是非常适应,适应的可怕。我快速的融入了其中,那种慢条斯理,那种缓和,那种无张有弛的生活让我这曾经在激流中拼搏过的人觉得无比的惬意,终于休息了,终于可以休息了,真的可以休息吗?决不,只是一种假象,一层虚佞的场景展示在我的面前,我无法看到幕布背后的征战,流露出的一丝半点的呐喊,挣扎的声音也被我慢慢忽视了,我站在幕后,看着眼前的一片繁荣,一片蜃景,我不知道幕后是什么,征战的杀场,还是他人的欢歌笑语灿烂锦绣。不,那是他们的,与我无关,我希望战斗,激烈的战斗,惨绝人寰的拼杀,我不怕失败,失败给予我无限的打击也给予我成长的机会,以前的我经常叹嗟命运对我的无视,对我的打压,岂不知那是在对我的锤炼,现在我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软禁。我被软禁在这个城市里,他没有限制我的言行,没有给我造成许多无法逾越的障碍,给我的是悠扬,惬意,心平气和,让我丧失着斗志,老虎要是不捕猎尖牙利齿便会消退,猎豹要没有生活的危机感便无法以高速奔跑。我越来越觉得我要被这个城市所吞噬,没有选择的吞噬,当我连反抗也忘掉的时候我便什么也不是了。我 害怕平庸,嫉恨平庸,但我却又似乎在想平庸过度,我慢慢没有了高傲的眼神,尖锐的嘲讽,不知在什么时候文笔也不在便的犀利,我害怕这一切的产生,而这一切却像空气,透过肺渗透进了我的血液,分离不出来,排遣不出去,我活着那种壅懒便存在,我不要那样。回头想想是什么导致的这一切的发生,是自己,只有自己,在自己的潜移默化的遵循于周围,遵循于社会的潜规则的时候我就泯然众人中了。

征战的呐喊又一次回响在我的耳畔,我要如何去面对?忽视是容易的,那样也忽视了自己,征战是艰难的,可怕的,我在安乐中享受自己的窝居我可以躲开一些,但是我却无法躲避永久。

又记:

前几天高中同学聚会,海路空,工农兵,一应具全,为他们高兴,为自己神伤,娜没有来,她还恨着我,并将一直恨下去。

希大年初2进医院,旧疾复发,昨日出院,又住了十多天医院,希望她身体安康。

交流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今天晚上和我谈了一会,其实她早都想要和我谈谈了,就是一直没有时间,真不知道是她没有时间还是我没有时间,只一拖一拖便从放假拖到了快开学。在我看来,她是想说又不想说的。

想说是恨我不成材,没有出息,没有按照她的遗愿成长,还时不时的和她顶嘴。她希望我成材,成她所谓的材。

至于这个不想说,我估计理由就多了,其实我是很喜欢听妈说话的,因为很多时候她说话是对的,是能糊住我的,为什么要用糊这个字眼呢?当我还没有自己的认识的时候,因为她的阅历比我多,所以我信任,甚至是盲从与她的指导,因为我没有别的路可走,我不知道如何去走,就像一个人如果从生下来就一直用拐杖走路,如果你告诉他不用拐杖也能走好他会相信么?再这样看来,确实是在糊我,因为不论对错我都要听她的。她想和我说,或者想教训我一下,但是又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说的动我,或者说是说的赢我的实力。要说人老了怕面有难色绝对是推脱之词,我妈反映速度一点不慢,没有任何衰老的迹象,尤其是在谈话和思考上,她思考的太多,也为我思考的太多,以至于忘了我也会自己思考。所以我的思考在不在她的能力范围之内就很值得她考虑了。说了说不动我她到不如不说,就像一次战役的机会,不能胜则不战,所以不愿说。另一些原因大概是怕一些问题的分歧聚变,本来可以掩藏的问题,要一吵,必定有所结束,但那个结束她是不想来的太早,不论是她对还是我对,大概他都不想承认吧。

她阐述她的观点的时候我肯定会详细的听,这也是有多方面的,首先,是尊重,母亲大人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尊重是中国人的传统礼仪。其次,不仔细听她的阐述怎么能说的动她呢,不在年长,谁有理听谁的,这是从我妈那学的,我是在认真执行,但是我妈不是,她只是那么要求我,她自己就不一定需要遵守。所以更要听清她说什么以好反驳,我不能说错,更要看到她说错的地方。仔细的分析别人说话的漏洞是在辩论赛的时候锻炼出来的,真是没有想到,现在倒是用上了。在我阐述我的观点的时候她在听电视,(她说的时候是在静音的)这明显的是在挑衅,老师教导过对人尊敬才能赢得别人的尊敬,我妈到好反其而用之,如果得到别人的尊敬便不需要再尊敬别人,这是不是她的初衷我不知道,但是我是这么理解的,当然还有一层原因就是专门气我,当人心烦意乱的时候是最容易语无伦次的,最容易漏出马脚,纰漏,她也好抓我小辫子。(这些都是我想,未必当真。)我一直在向君子的方向努力,但是尚如今还未成为完全的君子,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气度,我严正的提出,妈,我尊重你,你也应该尊重我的说话,请把电视的声音关了。我妈简单的话语解决了问题,我听着呢,你说么。(这件事错在谁,理又在谁?我觉得错在妈,尊重是基本礼节,应该遵守,但是她没有,话有说回来,她都说她听我说着呢,我还能要求什么,再重提便有纠缠不清,无理取闹之嫌疑,理在她,无形中我先失一招。)第一节战斗我就输在了开场上。下来该是我的正面对垒了吧。陈情叙理半天,我是说的口干舌燥了,应该有所作用了吧,我妈的反映是你看这电视上什么什么~~~,我还真晕,她根本就没有把我说的当一会事么,我白说了呀,别气馁,不过是输在第二节么,继续。择其精要再来一次,看看她反映,来,把水拿过来,绝倒~要是我同学我早骂上去了,我在这费尽唇舌,她可好熟视无睹,我有啥辙,骂她?不可能,那是我妈呀,你和你妈理论的时候敢骂不,就算她不对,也没有可能,反正我是没有那个胆,要是发火更不可能,你说的话她没有听,你发火正好,她就说不和你说了,你听她的了,她可没听你的,不论本身讨论的事情理在谁,吵起来肯定就是她对,因为她就根本不承认你的话。吵也不是,唯一结果,忍气吞声(话说的有点怪,但绝对是这样想的。)挑点不重复的词再来一边,还要加点新鲜的事例,不然她会认为你在一味的唠叨根本就不听了,即使说是听了也没听,要有点花样,还不能犯错,我是心急火燎,她是处之泰然。第三节我又输了。后来又让我给续了一会水,拿了一次吃的零食。(我听的时候绝对没有弄这弄那的,论我说到开始弄开了。)虽然我从头到尾一直认为我是对的,但是在她的一再打击(行为上居多,语言上到没有什么)下我越来越说不出什么了,气势没了(本来就没有什么气势,我那敢在我妈面前耀武扬威呀)语言上又没有什么优势,(我说的对的她不说话,也不知道她听见没有,我说她不对的地方她就给她的行为戴高帽子“好儿呀,还不都是为你好,我们那有害你的心呢,爱你都爱不够呢。”出这种情况我有啥法?我只能说好心也会办坏事呀,所以好心不一定就是对的。)要是按照辩论赛来看,就算理论上不输,技术战术上也输的体无完肤,这样看来我能说服她的概率小之又小。

像道理这样东西,在亲情面前只能退居二线,甚至是出局,我对着呢都不可能胜。更别说胜的光彩,更别说我有小小的瑕疵的时候就更没有可能说服她了。

说完话时就是一个感觉,累,难,憋屈。

走吧,多摔一交,就多知道一种爬起来的方法,总是要有各种各样的磨砺的。

我觉得也许叫做战争也不为过。

值得纪念的日子

Published / by whosb / 值得纪念的日子有1条评论

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有很多值得纪念的事情,

首当其冲的应该是在家可以上网了,
其实上网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奢侈的愿望也很容易实现,
但是只有在家里和通宵的时候我才会上网写东西,
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我又可以写写东西了,
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吗?
最起码让我高兴了。

其二,恢复了,
表象的是我家的操作系统又恢复到了WINME多久了?
也许就是一个月左右吧。
在新的操作系统里尝到了快乐,方便,也寻获了痛苦。
有人说世界上本没有痛苦,大多数都是人们自己找的,
这句话说的太对了。
自找~
还有内在的就是好象一切又恢复了,
恢复到了上一次写东西的时候。

也许还有心也值得纪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