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6年03月

时间还要过去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时间就这样疯狂的飞逝着,我努力的去抓他的尾巴,但怎么也抓不到。我在努力,在狂奔,但他总是在我的前方,就是那么一两步的地方,似乎多加一把就能追上他,结果我错了。我有些放弃的时候,他还是在我前面的地方,也不会把我甩的很远,似乎老在给我一点点希望的曙光。我要坚持,要努力,为自己奋斗。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人与人的区别,差距,而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态度决定的,前进的路上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在幸福逝去的时候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不知道是为什么,难道我天生就是命苦的人么?
在我还没有来的及记录幸福的时候幸福又要离我而去了?
为什么?
这一切是为什么?

当我悔恨
碌碌无位的时候我为自己感到惋惜伤感
当我忙碌起来又什么都要失去似的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我觉得我在用我的全部去做一些事情
一些接近理想的事
但是为什么在快要到达的那一霎那就什么都失去了呢?

我以前说过我是一个苦命的人
看着有了陪伴,以为厄运会远去
可是我错了,他依然存在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错到没有资格去享受什么

想起自己的话我越来越觉得可笑
要是没有一个值得我坚持去为之拼搏的目标还活着干吗
我活着是为了什么?
证明自己的价值?
我没有价值
连一点都没有的
就是在受罪
在体验得到些什么
接着再去学习如何迎接失去时候的痛苦的声音

来吧,来吧
就像暴风雨中的海鸥
让暴风雨中的闪电劈中我才好呢
我每每躲过雷电的时候便以为可以稍做休息
在我还没有来的及回头或者庆幸的时候便又有雷电尾随
是什么让我摆脱不了厄运的追随

这次来的是那么直接
我竟然一点先兆都没有感觉到
或者说我感觉到了什么
要不然我为什么会开手机呢
开了
还是开了要是我晚一点开会不会又是另一种情况呢?
不会,是我的就是我的
不是我的终究还不是我的

我想的是多么的简单
能在一起就好没有太多的要求
是呀
她的要求也并不多
只是我更多的关心
远没有丝毫的奢望的成分
但是我还是做不到,这么简单的事情我都做不到
为什么么?
我做不到呢?
怕失去?
还是没有一点责任与信心
这些事情似乎是以不同的方式折磨着我
我还在接受
对呀,
不接受的情况不会比现在更好一点
接受了又会有多糟

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xx
让你小子嚣张
让你以为自己已经受够了痛苦
没有,没有,远远没有
以后还有更多

现在两点了,我还是一点睡意没有
很多东西消逝都是在那么瞬息的一下
一个精美的玻璃瓶只要触地
便什么都不是了
一栋高楼即使是世界最高
也经受不住太多的摧残
对我而言,我那点又算的了什么呢?
我不过是芸芸终生中的一个
微不足道的一个
扔人堆里就分不出来我是谁了
还在幻想
幻想幸福?
有些人生来就是好命生在好人家里
有些就像我生在一般人的家里我或许说好了
我连一般人家里都不算
应该算是比较寒酸
寒酸命还要长个傲气骨就是件可悲的事情了
有我的命就是有我的命
没有也就没了

又乱写开了
我还没有这么悲哀的在电脑跟前打字呢
以前写东西更多的是回忆
在回忆中的痛苦是被封存起来的
再看已经能有一些缓冲的余地了
现在呢
是在经历痛苦
我希望是梦
梦醒了还能回到现实
但是现在可不是梦
我不用掐自己也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当然还有那些时不时来的短信也让我知道这一切都像我的痛苦一样真实

我有多长时间没有去咀嚼痛苦了
是有一些时间了
我有了奋斗
有了目标
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在我狂奔的时候却把领航员给弄丢了

失去的东西才是知道值得珍惜的东西
我越来越能感觉到其中的真意了
在失去了这么多的东西后才知道
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事

我觉得胸闷呼吸不上来
似乎眼睛里还有什么东西想要汹涌而出
我又告诉自己要克制
这东西放开容易收回来难呀

在刚才早些时候我还在笑
笑的还蛮猖狂的
是呀
确实猖狂
看到别人的丑事引的我高兴不以

这次好
马上就转到我的身上了
什么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想不通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就要一直这样这么折磨着我似乎就是看上了我

不想想了
心理还是难过
我失去了
或者说马上就要失去一些
我所珍惜的东西
我想挽回
惜手无缚鸡之力抓不到空气阻不断水
我希望用我的时间的缓慢来缓解这坏消息的来临
能有多久呢?

这几天真是身心疲惫了
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在向我身上压下来
我挺住了
我很高兴我不是懦夫
不再会被小小事情压倒
我在挑战挑战自己的极限
去做我以前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
我做了
别人没有
我荣耀
我自豪
为我自己做到的事情感慨
我却在另一些事情上没有做到
是我该做而没有做的

终于还是发生了
我不期望发生的事情
这次我基本没有想会有这样的结果
我还想着她生日给她买什么样的礼物呢
看来是白想了
时间就是那么的短
我以为会很长久的,真的以为会很长久的
分开的理由也不是现在这样
一个导演设计好了每一幕却正在演的兴头上的时候有人喊卡
没错,就是这样
虽然知道可能早晚都会有人喊
但怎么也不应该是现在呀

两个孩子
谁还都不知道谁
谁又能知道谁多少

闭眼睛休息了一下
也许是脑袋里的东西太多了吧
范大哥的话“有点乱,理一理,啊”
一闭眼睛就觉得血液全向脑袋里钻
翁的一声
以前有这种情况么,
似乎还没有

零零散散的记了很多
低下头还是能看到她
要是到了明天呢?
还会是她么?

这个世界太疯狂
真的
当你觉得掌握了一切的时候其实只要一瞬间就可以什么都失去
我拥有我的世界还是我的世界拥有我
回头想想你的温柔还有什么不能接受
真心相爱一段日子也许已经足够
幸福享受的太多下来就是痛苦了

有的是我要痛苦的事情了
我不想堕落
不想
我是那么的不可一试
那么的倨傲怎么会妥协呢?
是会的
打击
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个词可以摧毁任何一个人
历史上有谁不经受打击
有谁又可以说自己一辈子不怕打击的呢?
我是怕了
一次又一次的证明命运是可以左右我的生活的
我又逃不掉
就像只要有光就会有影子
还是如影随形合适一些
算算我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好好睡觉了
多长时间没有好好吃饭了
多长时间没有尽情的玩了
多长时间没有好好学习了
多长时间没有仔细陪她了
是呀
是有很久了
其实也不是很久吧
当我一天到晚都沉浸在忙碌之中的时候我便把我丢了
我在追寻我
追寻新的我,真实的自我
无拘无束的的自我,肆意张扬的自我
燃烧着光热的自我

不知道希望能否被我燃起
反正我自己是快把自己烧完了

得罪了一些人
看清了一些人
认识了一些人
失去了一个人

我不敢说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因为父母尚在,未能尽孝之前他们永远第一
除了父母之外大概她就是比较重要的人了
现在失去了
以后不一定找的回来
是一定找不回来
找回来也不是原来的哪个
就是那句话说的
逝去的东西就像风一样漂散在我的周围的角落之中

是什么让爱变苍白,让我们强求不来
i don’t want cry
for you say goodbye
我舍不得离开

上面一句引用歌词
和我心里想的是查不多的

我在变的平庸
连感情也变的庸俗了

就是

堕落

堕落又向死神一样

向我慢慢的逼近

我在走想悬崖

一个下去就不再上的来的悬崖

我不想掉下去

周围的一切都在赶着我
他们是想让我上去还是要让我下去

头疼
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
胃疼
什么是
头疼
什么是
心疼
现在算全知道了
真觉得小时侯是无比幸福的一段时间
无忧无虑

饿了吃
饱了玩
困了睡
醒了起
记了忘

连呼吸现在都觉得像在吸胶水
是那么的费力
一种滞涨的感觉
胸腔里除了心痛就是肺痛
估计肺也快让我折磨的不正常工作了

可能还有别的器官也都在坏死中吧
眼睛已经明显不像以前那么犀利了
思维也变的混沌了
什么都变成了一堆糨子

拨拉吧
没戏
不拨吧
死去

或许真的该睡觉了
身体
身体
身体还是自己的
再这样下去谁也难保不挂

现在想来
真是没出生和死了的人最为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