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年12月

在路上

Published / by whosb / 在路上有1条评论

首先诅咒下该死的rabo2.0
至今为止我似乎只成功的登陆过三四次吧
本来是挺好一软件
但是总让人登陆不上去就郁闷死了
搞的我又要开网页什么的

废话归废话
在路上是我最近的QQ签名
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感觉我是在路上
看不到起点
(貌似应该从出生起,但是出生的时候什么也不知道的,不能算做是起点)
也看不到终点
(谁能看到自己死的样子啊,难)
就这么迷迷茫茫的过着
什么叫日子
24小时?
时间的长度是固定的
但是宽度确实人为的
于丹的这句话我听了一次又一次,
就是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宽度又有多少
==
白板上去写一笔
转眼距离上一次的写东西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了
但是距离六级,距离考研的时间确实是越来越少了
我害怕时间
害怕时间的流失如水一般
其实我本想说如马桶里的水一般
一按
刷的一声n多东西就那么过去了
我怕数
数我已经与别人差距了多少
恐惧
恐惧的面对自己
我说我是个坏人
其实不全对
实际上我应该说我自己是个懦夫
很多事情不敢面对
朋友亲人前途
当然还有该死的书本
不知道谁说的书本是最亲密的战友

前几天还在劝别人
其实就两个人
一个人是想合一个人是想分
悲欢离合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自己的快乐
暂时看来两个人的情况还都不错
不至于我担心的

对啊
我最应该担心的是我自己的

我有时候很想写点东西
但是总不能鼓起足够的勇气
前面说了么
我是个懦夫
但是我今天为什么又能想起来要写了
为什么
也许是我错过了不少
又将错过更多的缘故吧
自己也不忍心看自己就那么继续堕落下去

知人者智知己者圣
这前半句是别人的,后半句是我自己创作的
又有几个人能真真正正的认识自己啊
都是走在认识自己的路上

每次和自己聊天总觉得是一种放血
没有人能说服我
别人了不起是面上的
说服了可能也存在心里的不忿
但是自己呢
不知道
(貌似这成了我最近非常经常说的一句话)
估计也难
一个和你见闻谋略皆相同的人在你面前
你是不得不肃然起敬的
害怕
担心
恐慌
忧虑
都有之
很多不能对别人说的话却可以反复和自己讨论
直到那天讨论的神经失常
那时候两个就都云里雾里了
呵呵
也是一番好玩的情景
回来
继续想想
俺在路上
是一种行动,一种精神
一种敢作敢为的勇气
我有么?

大概是有的
想想我最好的一段时间
貌似是初中高中毕业的时间
当然要是范围广点的话应该也算上大学时候考试之前
那时候心思都是十分的单一
单纯
一个内容学习
似乎学习对我来说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其实也是
以前是没有什么好想
学习外还是学习
大学呢
学习外的事情太多了
但是都属于纷繁复杂的世界
太痛苦太庞杂了实在是懒得想
所以学习是快乐
还有点忘了提及
那就是在行动中而不是在忧郁
那天听了一个人说的话
当当上面有120本告诉你如何创业的书
但是你绝对不能看完这120本书在创业
我想了想
似乎我经常性都是在策划
真真正正的实行的却不多
上个学期听陈安之的东西
增强行动力
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东西
我每天都在一种积极的状态下生活
看起来也很精神
我每天都有每天的目标
每天都有每天的收获
即便收获不如预想的多也还是有不少的

现在呢
一天到晚生活在忧郁徘徊
迷茫失落之中
害怕
害怕自己伤害了的人
害怕关心自己的人
害怕自己让所有人失望
再或者害怕自己
害怕自己看到真实的自己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我现在简直是又罔又殆
什么都没有的空度日
以前我还说过一句话
我脑子在空转
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在向那个方向
甚至不敢让脑子驰骋去
看到那些痛苦的结果会让人难过
看不到了也会
只不过一个是惧怕另个是恐慌

心里咯噔一下
可别死机了

但是不面对自己是不行的
不论是于丹还是陈安之都说过一句话
行在当下
没有行动的任何东西都是空洞的无味的
没有任何可以左右我们的人生
除了自己的意志
如果没有一个正常的思维
不论是考研四六级还是别的什么以至于自己的人生
都将是失败的
只有认识自己别荒废现在才是

马上做,立刻做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似乎该总结了

对那些我伤害过
正在伤害
或者即将伤害的人
说“对不起”
我知道这句话是孱弱无力的
但是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更多的看不到的只有我内心对自己的谴责
相信我,我不会对别人手软
自然对自己也不会轻饶
内心的拷问也将是严苛的

对那些关心我的朋友们
真诚的说声“谢谢”
我会坚持我会努力的
也许会摔倒
但重要的是我还将会爬起来

对完别人也该对自己了
lj挺住,我没有放弃你就不能放弃
甚至我放弃了你也不能放弃
可能会有咱俩都放弃的时候么?
太阳侵吞了地球再说
现在不还是在路上么
不坚持到终点怎么知道谁是最后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