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3月

20090324-20100324流水账

Published / by whosb / Leave a Comment

20100324的回首


好好的写一篇日志吧,多久没有写过了,毕竟一年了,说说也快,感觉还没有干什么的么,就一年了,怪不得常说时间久好像手纸一样,看着挺多,实际禁不住用的。


遥想一年前20090324,一个人背着一个包,,提着一个包,踌躇满志的走出了回龙观地铁站,第一个问题就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我毅然决然的决定向左,那时候似乎是早上九十点的样子,右边是东边,但是天其实是阴着的,看不到太阳长设么样,但是习惯的选了左边,过了个桥,走了下去发现,貌似不是四,找个人问问,路人遥指杏花村,指向了另一个方向。


上面是第一个小插曲,紧接着会有第二个小插曲,到了小区门口,我找到了牌子,nnd一个小区四十多栋楼,而且顺序还是不是一定的,似乎是某中介于s或者u的排序方式。爸妈教过我,鼻子下面是嘴,不懂就多问,出地铁的时候我吃亏了,应该下来就问的,小小的走了点冤枉路,不过还好吧,总共也不到半站路。顺利的找到了四,看到了门房里面有个介于阿姨和姐姐年龄的人,不知道怎么称呼,还是省了吧,“您好,二十八号楼怎么走。”“前面直走往右一点,再直走就是了。”恩,还好,比较标准的普通话,比公交车上的阿姨口齿清晰多了。走啊走啊走,到了那个小路口,我回想了下院子门口的地图,貌似往右走不对啊,我怎么记得是往左走呢,再一次一个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的选择摆在了我面前,坚持,坚持才是胜利。


我毅然决然的走到了左边,binggo~~对了,看来一些关键时候还是要相信自己的。


不论以前上学,还是跑到山沟沟去上班,俺也算见过点世面吧(家为圆心贰佰公里以内范围),到了北京,先是一个风就让我有点扛不住,当时在家我基本都已经单衣了,还好临走前多穿了两件,到了北京一路都感觉顶着风走,当然和我的衣服有关,哥哥的衣服,对我看来完全大了一个号,再加上还有点薄,我就感觉自己是风筝一样,两边被风吹的呼啦呼啦的,难道预示着我要飞么?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没飞起来,最起码一年之内,没飞起来?真的没飞?这个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确实没有。


对于一向命里走背字的我来说,走错路,差点被门卫忽悠其实都是小事,下面的事情会更出乎我意料一些。打电话联系接我的人,问我到那了,我说我已经到楼下了,呵呵,对方甚是差异,以为我还在火车站之类的,没有想到直接都跑到楼下了,这里接我电话的是我以后的同事蔡爷(我们习惯给每个人的姓名后面冠以爷,当做一种互相称谓),说马上过来。恩恩,那就乖乖的等着吧,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难道我被忽悠了?半个多小时了都没有来。然后我闪电般的回忆着一切,从最开始联系我,到后来谈,再到后来决定过来,以及实施整个事情,没有问题吧,忽悠我也没有必要啊,我一男的,而且这里也是北京啊,忽悠也是向广东珠海那边忽悠啊?介绍的人也相对而言有一定的可靠性,在我都快忍不住要再次打电话的时候,蔡爷终于来了,风尘仆仆,一脸的困倦,貌似眼里还有血丝,哎,搞IT的十有八九都这衰样,然后,然后接头了么,再下来貌似也就没有什么能记得住的了。


下午的样子,两个头头就来了,至今为止我也没有分清楚到底哪一个是我们正头头,不过都差不多,都管我们,和我们聊天,以后的一年的时间里面,见面都不会太多。开着车,找到了一个茶馆,点了壶茶,然后就开始聊天了,直到后来的好久我都不知道,其实这个就是面试,还是比较轻松愉快的心情聊了聊。两个人应该当时都还很随和,当然以后的日子也很随和,没有压力,就是聊聊,当然后来当我知道是面试的时候,真感觉有点悲剧,因为聊的太随和了,没有觉得是面试,很多思路了,问题了什么都是浅尝辄止,根本没有深入的聊,直接的结果就是,恩,我是个菜鸟,当然,后面一个悲剧就是,工资也很菜鸟,菜鸟了四个月,其实当时我很不想认同这个观点的,最起码我在我以前的小圈子里面自以为是的认为还是很好的,后来的一些事情改变了我的想法,这些都是后话。


再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来了个高手,又来了新的菜鸟,又走了个高手,又来了两个中鸟,又来了个菜鸟,又来了个中鸟,好了,这就是现在我们全员状况了,数清楚了么?呵呵,三个菜鸟,三个中鸟,和蔡爷(当然两个中鸟在一般人眼里也是高手了,但是后来我们牛人见多了,他们就是中鸟级别了)。当然在我们工作中走马观花的来过两个高手,见过的,三四个吧,有好几次都真正的震撼了我,当然,传说中的就更多了,多到了我非要用rss来辅助记录,也头一次发现原来收藏夹和rss是让我接近那些传说的办法之一,确实,我以前是井底之蛙,而且还是不怎么向上看的井底之蛙。要说我这一年最大的收获,不是学习到了什么而是开阔了眼界,为什么不是知识,不是钱呢?知识,说起来汗颜,真没学到多少,不是别人不愿意教,而是自己确实差距很大,这方面太多的积累(详谈见下一段),不是理论说的通就行得通,不是认为应该是什么就是什么的。再一个就是钱,鉴于面试的时候我完全的不知所云的唠嗑,和我最开始一段时间的菜鸟表现,工资一直稳定在很低的一个标准,这一个稳定就稳定了一年,绝无中国股市的大起大落,还有就是十一月的样子报了一个培训班,基本上所有积蓄消耗一光,错.没有基本,是就,而且还问老妈借了3k,要不是还有年底的工资,真无颜见爸妈了。所以在知识和钱上面,我都基本没有收获。


现在开始描述我菜鸟的经历,一开始有一个高手给我们上课,其实是两个,明显是肚子里面有太多的东西,而我们呢,档次很低,举个例子,你让张三丰来教你武功,也得从站好马步开始,是不是有点悲剧呢。然后安排任务,算是给我们练手,在他们眼里,这个很简单么,跟玩一样,大概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一周估计都用不到,给我们规定,一个月,kao,这个也太宽松了吧,但是自己仔细的实践起来就知道,我错了,我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结果就是,一个月过去,我们两个人完成度不超过30%。然后给我们降低了难度,每天一些积累,恩,这个怎么都能实现的。至于工作,可以说我非常喜欢的,算是我以前理想中的工作,要是早个两三年,我一定学都不上就来干这个,实践起来,也是非常的有兴趣,可悲的就是没什么人教我们,高手在身边,但是总不能一个马步还没有站稳的人问人家玄冥神掌怎么用,或者独孤九剑的真气运行口诀吧,人家说了你也听不懂,听懂了,没有积淀也运行不起来,这个就是进一步的悲剧,以前自己小打小闹,散弹枪打鸟,打中了就是一个,打不中了,换个方向或者换把枪继续,在这里,可不一样,鸟是规定的,而且一般情况下都是很机警的鸟,枪?别想了,给你个弹弓都不错,就算弹弓都要自己去打造,更高端的武器,自己挖掘去吧,至今为止可以说只给我们过一件紫装,高级镭射激光离子弹道惯性制导(恨不得把一切能用的字眼都用上,反正是很牛的东西),当然这种东西肯定不是用来打鸟的,也基本属于一般用不上,能用上了还要看详细情况,至今为止我已经快把使用方法都忘掉了,毕竟一年用不到五次,再次悲剧下。当然在后来的慢慢学习,慢慢锻炼的情况下,一般的小鸟之类,也差不多能用土枪土炮弄下来了,在我们三个菜鸟里面,应该算厉害的,当然其他两个人是专工程方向的,不能只比打鸟,他们造工具的本事,我望尘莫及。


悲剧了,怎么忽然感觉眼睛有点花,难道是看文字时间长了不习惯,不是吧,我原来看小说能看十几个小时呢,还真悲剧,对了,今天早上已经看了好多txt了,应该是这个缘故。是不是想看txt怎么会晕呢,你看个几十兆的log文件试试就知道了,比看小说看电视剧累的不是一个档次。(又想到一个悲剧,最后再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准确的说应该是半年的样子吧,我的生活基本全部可以用…….来代替,过的没有什么波澜,一步一步的走,基本每天都做笔记(我自己都觉得奇怪,我竟然记了那么多),慢慢的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主要是因为太空了,不积攒东西,抗不住啊。小项目做了两个,一个是头一个是尾。时间的标记而已,然后我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技术不是全部,经验有时候更有效,更多的时候,要看关系。好歹经验积累了,慢慢在靠近,向牛们学习。


怎么看怎么像年度总结,哎,总结就总结吧,看看还有什么是需要总结的。对了,最近的一些日子。最近的一些日子在参与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怎么说呢,乐哉悲哉,其实我一直是不惧怕出任务的,可以锻炼自己,增长见识,要是有机会我都是去的。学多学少是一回事,愿不愿意出去就是另一回事了,朝九晚五,其实晚一般到不了五我的事情就做完了,然后就是闲着或者回来,悲的是,档次啊,我总觉的我和那些人差距怎么那么大呢,我估计他们的幸福指数一定比我要高出好几个级别,少说也是个衣食无忧,不用担心什么时候就会忽然的没有工作的饭碗了,这个,我就有。要说本来我也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脑子里面总能异想天开的蹦出来很多想法,一个人旅游,一个人去登山,一个人去潜水,一个人走,一个人拍照,一个静静的就那么坐着看落日的余晖(为啥是一个人,后面再说了),但是要实施起来呢?年假是放了好久,但是我完全没有一点动动的想法,我都觉得我的灵魂就蜗居在某一个角落,躲着别人,总觉得我是孤独的寂寞的,阳光永远照不到的。有人说一个人久了,就习惯了孤独。我咋觉得不是呢,光棍了两年了吧,我只觉得更加孤单(当然在这里小小的祝福一下她,新婚快乐,可能说的有点晚了吧,貌似有点悲剧的是她结婚了都没通知我一下,可见当初伤的很深。)人的一辈子,少说三分之二的时间是两个人一起度过的(当然有的是三个四个的那是题外话),所以人还是愿意有个人一起陪伴的走过的,毕竟一只翅膀永远离不开地面。要两个一起努力才会幸福,可惜的是,我的另一半在那呢。


这一段本属于可有可无的,就言简意赅的记录下吧。喜欢了一个女孩,表白了,被拒绝了,然后,感觉就此疏远了,再然后呢?没有然后了。